王国刚:京津冀地区去产能之后应转向补短板

洞见
2019
11/07
09:03
京津冀新闻网
分享
评论

原标题:王国刚:京津冀地区去产能之后应转向补短板

中国网财经9月14日讯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金融街论坛”于今日举行,主题为“全球经济变革下的金融改革与风险防控”。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王国刚在会上表示,我们要做的是消费结构升级,目前正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而在去产能之后,应转向补短板,要把短板补上去,这才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未来之路。

王国刚表示,感谢主办方邀请我来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先做一个更正,我已经辞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目前调到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工作,去教书去了。

王国刚表示,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个话题已经讲了几年了,有一系列的工作都在展开过程中,可以从很多的角度去讨论,对我们今天而言,来讨论他,需要有新的认识,为什么?因为几年过来了,这些新的认识有几个背景,一个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总书记再三强调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怎么服务,怎么落地,这个事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我们得去落实。

第二,大家知道,我们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几年了,随着去产能、去库存等等这些的推进,协同发展就产业而言往哪儿走,可以这么说,如果在协同发展的过程中,产业的问题我们弄不清,仍然在原有产业上打转转,去产能、去库存的任务在未来某个时候又来了。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落下去,由此实际上提出了一个不论是对于金融,还是对于实体经济发展都共同面临的问题,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产业定位是什么,这些产业定位仅仅靠把现在京津冀的情况捋一遍,那是不够的,那只是一个基础,需要的是得明白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产业往哪儿走,这个事可能摆在我们面前,而且这些事恐怕也不是有太多的时间供我们在那个地方谈论。

王国刚表示,一会儿要讲高新技术,我觉得这很重要,一会儿讲清洁,或者是绿色工业,绿色经济,这也很重要,但是仍然没有完整地讨论出来,产业往哪儿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都很重要,但是究竟往哪儿优化,往哪儿升级,不清楚。我们好些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有些话是提了,但是一句代过,并没有给人们留下多少很深的印象,更不用讲落到实处,实际上对于中国经济,我们从1980年到2000年,我们曾经推进过一个20年的发展战略,要实现小康,那个小康叫什么呢?叫温饱型小康,所谓温饱型小康实际上就意味着大家吃穿不愁了,但是当我们大家在吃穿不愁的时候,迄今为止许多人在谈的消费依然在吃穿上打转。本来从2000年以来,进入本世纪中国居民,乃至京津冀这个地方的居民,消费结构就该升级,需求就该升级,往哪儿升呢?往健康、保 ⒁搅啤⒔逃、文化、娱乐、体育、养老、旅游等等这方面,但是我们往这方面走了多少?刚才讲京津冀有很多的优势,我们更不用讲城市和农村,随便问一句话,北京的优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天津人要往北京跑,石家庄人要往北京跑?因为北京有那么几个工业吗?城市和农村的区别不在于收入的高低,而在于功能不同。我们曾经讲过社会主义生产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而我们物质需要大体上在2000年解决温饱的时候就已经解决,可是后面这一块儿离得很远。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有效的能够让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能落地,就必须充分地了解人们的消费结构升级是怎么回事,往哪儿伸,有些什么东西。

王国刚表示,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很好地破题,恐怕我们讨论来讨论去,依然在原来工业经济范畴里打转,那么那个打转的结果,京津冀发展,产业的定位就是问号。实际上,本世纪以来,人们的消费结构升级就在向刚才所讲的这些方面转移,包括交通,包括道路,包括刚才所讲的健康、养老、保 ⒁搅啤⒔逃等等,这些东西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些城市中,北京是独一份的优势,既然是独一份的优势,京津冀协同解决什么?解决规模问题。把这些大学规模扩大,把这些医疗,第一流的三甲医院规模扩大,有人说这解决得了现在的问题,人家不干了,比如说清华北大这种学校,一年招三万、五万的学生不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最大的不过就四万在校生,我说你讲的是美国,三亿人口,中国是多少,中国13亿人口?所以就应该规模大四倍,毫无疑问,建一所高校,人家老师不过去,老师不过去没关系,北大、清华的老师不过去,那些老的老师依然在这儿,新的老师都在那个地方,过20年你看看在哪里,没有这种长远眼光的话,这种消费结构上不去的,那同样医院也是这样。在城里面的这些三甲医院病房多紧张,医生多紧张啊,病人也苦得很,我是有亲身体验的,在这方面是同样的。

王国刚表示,我们要做的是消费结构升级,目前整个短板的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讲的三个去,后面弱势的是补短板,要把短板补上去,这才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未来之路。只有这种短板补上去了,跟着补短板走,金融落地才能落得下去,不然我们全飘在面上,这几年下来,金融有一个屡屡被人们购并的话题,脱实向虚,为什么脱实向虚,金融方面有问题,问题在哪儿呢?他们说金融方面资金过剩,找不到资产,因此出现资产荒,而实体找不到资金,出现资金荒,两者对起来,本来谁也不荒,可是对接不起来,为什么对接不起来?原因很多,我想其中一条,大家可能知道,我们从2012年3月份开始,PPI就负增长,一直到了2016年的8月份,一共负增长54个月,54个月很多人都知道,同时因为每个月、每年都在进行同比,很多人也都知道,这个同比的最低点在2015年的9月到12月为负增长6.9%,但是几乎没有多少人去做另一件事,把这个负增长累计计算下来看看,我们的工业企业处于什么状况。因为今年负增长是在去年负增长基础上的负增长,去年负增长是在前年负增长基础上的负增长,因此这54个月负增长,把他累计下来,究竟负增长多少?最低点在2016年的7月份,累计负增长是12个百分点以上,12.5%,什么意思?如果不讲产业之间的差别,用一个最简单的算法,2012年2月份之前,销售额当中包含有12%毛利润的企业已经全亏损了,亏损到这种成让金融的钱怎么下去?当然金融业面临资产荒,没有异议的,当然实体就面临资金荒。所以在这里面,要去解决好金融跟实体这样一种有机结合,金融有效的服务实体经济,一方面需要在金融上加大力度,另一方面,实体面问题要解决,不解决的话,更加不下去,那么同样,协同发展也是如此。把产业链的情况弄清楚了,产业发展方向清楚了,金融就会跟着上去。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京津冀新闻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7金融街论坛”于今日举行,主题为“全球经济变革下的金融改革与风险防控”。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王国刚在会上表示,我们要做的是消费结构升级,目前正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而在去产能之后,应转向补短板,要把短板补上去,这才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未来之路。
洞见
交通、生态、产业等重点领域实现率先突破,高速公路“断头路”全面消除,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运,区域PM2.5平均浓度持续下降,北京企业在天津、河北认缴投资额超过7000亿元,中关村企业在天津、河北两地设立分支机构超过7800家。
洞见
对比珠三角地区,京津冀地区在民企营商环境方面的确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为此,京津冀应该虚心向珠三角学习,以图破解民企营商环境瓶颈,迎来京津冀迎民营企业的春天。
洞见
 中国有五大公认的城市群,即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预计到2020年,
洞见
近期,长三角城市经济协调会通过了将黄山、蚌埠等七个城市加入长三角城市群。这就意味着安徽的暗部地级市都加入了长三角,长三角也迎来新一次扩容……
洞见

相关推荐

1
3